你是无意穿堂风

【修伞】煎饼果子

嘉世网吧隔壁有一个卖煎饼果子的小摊。


叶修和苏沐秋在嘉世接单接到走火入魔无心吃饭的时候,往往会以此充饥吊命。在最穷困潦倒的时候,两个人还只能合吃一个。

这种时候往往会发生这样或者那样的争执。

比如“火腿给我留一口”、“你怎么把薄脆全吃光了”、“我去你居然把鸡蛋皮都啃完了太不要脸了”。

为了避免煎饼果子在某一人手里停留太久而导致以上的惨剧,叶修和苏沐秋约法三章,每人只能轮流咬一口,不能从中间拦截火腿和薄脆。

而这又引发了另一个悲剧,谁也不愿意先吃第一口全是皮的果子。


一个副本打到中途,叶修把煎饼果子推给苏沐秋,“你先吃啊,我不饿。”

苏沐秋也推了回去,“我也不饿,你先吃。”

两人的肚子很有默契的同时发出了“咕”的一声。

“别死撑了,你肯定饿了。”叶修把食品袋扒开,把煎饼果子凑到苏沐秋的嘴边,“来来来,咬一口。”

“不要,你先吃啊!”苏沐秋又把煎饼果子让给了叶修,“你肯定比我饿。”

“一叶之秋还有秋木苏,你们俩站原地干嘛呢!快点过来开怪啊!”围观了很久的队友终于忍不住了,吐槽道:“什么吃不吃的,两个男人肉不肉麻!”

“吃午饭呢大哥!”叶修和苏沐秋异口同声的回答他。

“吃就吃呗!我又没不让你们吃!”队友咆哮,“吃个午饭还要互相喂来喂去的,鸡皮疙瘩都要被你们恶心出来了!”

“他不吃第一口啊我有什么办法。”叶修摊手。

“你先吃啊!你吃了我就吃!”苏沐秋怒道。

队友吐了一地,BOSS也不打了,直接退队了。


“就是你,把人家都吓走了!”苏沐秋指控叶修。

“你怎么不说是你呢。”叶修反驳道。

“再组一个吧。”

“好吧,只能这样了。”

新队友刚进本,苏沐秋就双手一击掌,惊喜道:“我想到该怎么办了!”

“怎么办?”叶修问。

“我们roll点,谁点小谁先吃!”

“可以啊,就这么来吧。”

苏沐秋兴致勃勃地roll了个点,97。他挑衅地冲叶修勾了勾嘴角。

“哎哟,手气不错啊。”叶修也roll了下,“不好意思,98。”

苏沐秋愤怒地扒开袋子,一口就咬掉了四分之一的煎饼果子。可惜他嘴太小,完全嚼不动。只能鼓着腮帮子瞪着叶修,一脸愤懑。

叶修也不甘示弱的咬掉了四分之一。

“喂喂,你们到底开不开怪啊?”新队友等了很久,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。

苏沐秋刚想开口说话,就被满嘴的煎饼果子卡住了。他连忙在键盘上打道:“吃个午饭,马上就开,一叶之秋指挥。”

“不,秋木苏指挥。”叶修也只能打字。

苏沐秋用眼神怒瞪叶修,你指挥啊!我要吃午饭!

叶修瞥了眼苏沐秋,我也要吃啊。

“到底谁指挥啊!”队友忍不住又问了一遍。

一叶之秋:“他!”

秋木苏:“他!”

“……”新队友骂了句脏话之后,也退队了。


苏沐秋艰难的咽下煎饼果子后,问道:“怎么办,咱们自己打吗?”

“估计没人愿意跟我们组队了。”叶修也只能放弃组队的想法,“哎你赶紧吃啊!你不吃我全给吃了啊!”

“做梦吧你!”苏沐秋狠咬一口,才把最后剩下那块煎饼果子给了叶修。

日复一日周复一周,终于有一天,吧台小哥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对着来下机的叶修和苏沐秋说:“其实你们可以让卖煎饼果子的老板切成两份,然后一人吃一块啊!”

“你怎么这么聪明呢。”叶修点了根蹭来的烟,表扬道。

“就是。”苏沐秋跟着赞叹,“太机智了简直。”

吧台小哥从此以为再也不用看到这两个人为了一个煎饼果子争吵了,结果下一次叶修和苏沐秋来的时候,依然带着一整块的煎饼果子。

吧台小哥表示他再也不想多管闲事了。

 


接的单子全做完的时候,叶修和苏沐秋也收到了一笔“巨款”。

他们开始讨论要吃些什么才能犒赏下这些日子里的辛苦。

“我要吃一整个的煎饼果子,加两个蛋两根火腿。”苏沐秋说。

“你太没出息了。”叶修鄙视他,“至少要加肉松和鸡柳吧。”

“你那什么吃法!太不正宗了!”苏沐秋反唇相讥。

“你一个南方人知道什么正不正宗的,你又没去T市吃过正宗的。”叶修继续鄙夷。

“嘁,”苏沐秋不屑,“还不都一个味道。”

“那可不一样。”叶修说:“你要是跟我回家玩,我带你去T市吃一次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好啊,你可要记得啊,我要加两个蛋两个火腿的。”苏沐秋拍了下叶修的肩膀。

“好好好,给你买十个,吃五个扔五个。”叶修随口承诺道。

“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啊……”苏沐秋感慨道:“那可要七十块钱呢……”

“七十块钱算什么,”叶修说:“以后我们挣了钱,你想吃的话一百个也买得起。”

苏沐秋对叶修的美好蓝图表示了赞同,然后又问道:“所以我们现在去吃什么?”

“两个煎饼果子。”叶修平静地回答。

最后,那笔“巨款”用来给苏沐橙交了一学期的补课费。

 


后来两人的手头稍微宽裕点了,中午吃得起两碗泡面和火腿肠了,就把煎饼果子从午餐变成了早餐。

“起床了懒鬼。”苏沐秋跳上床踢了脚还在睡觉的叶修,“还睡什么,吃早饭了!”

“别跳了,待会儿木板跳塌了看你睡什么去。”叶修懒懒地扬了扬手,“让我再睡一会儿,昨天打本熬太晚了……”

“今天早上老板给我打了个双黄蛋——”

“什么!”叶修立刻诈尸般地坐了起来,“快给我!”

“你不是要睡觉吗。”苏沐秋跳下床,“继续睡吧,我去吃早餐了。”

“慢着!”叶修沉痛地说:“我马上去刷牙,等我一下。”

苏沐秋没理他,自己拿起一个煎饼果子就开吃了。

等叶修以光速洗漱完后,桌子上已经只有一个袋子了,而苏沐秋正坐在电脑前做日常。他拎起袋子打开一看,两个蛋黄正嵌在煎饼上,还刷了层酱。

“加了蛋啊?”叶修走到了电脑桌前。

“对啊,看出来了?”苏沐秋没回头,继续操纵着秋木苏打怪。

“今天怎么这么舍得?还给我加了个蛋?”叶修问。

“为了表彰你最近熬夜打材料的辛勤付出。”苏沐秋说:“怎么样,感动吧?”

叶修显然不太感动,“你怎么不给我加肉松呢?”

“开什么玩笑,加个蛋一块钱,加肉松要一块五好吗!叶修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啊!”苏沐秋一边说一边掏出小本子开始记伤害数据。

叶修把咬了一口的煎饼果子递到苏沐秋嘴边,“好吧,为了表达我的感激之情,你要不要咬一口?”

“去去去,自己坐一边吃去吧。”苏沐秋推开了叶修的手。


“今天要打些什么材料?”叶修边吃边问。

“再打三根龙骨,一叶之秋的银武就能做出来了。”苏沐秋摩拳擦掌,“叶修同志,本爸爸带你飞!”

“得了吧,就你那胜率,飞一半就摔死了。”叶修无情地戳穿他。

“有本事别拿竞技场胜率说事啊!”苏沐秋怒。

“那单挑胜率呢?”叶修又问。

“……”苏沐秋伸手去抢他吃了一半的煎饼果子,“你别吃我给你带的早餐了。”

“好好好好好,我不说了。”叶修推开苏沐秋的手,“秋木苏的银武呢?”

“换个号玩,不用这个了。”苏沐秋抽了张新卡出来,“晚上回来让沐橙刷脸创个号。”

“你要玩人妖号啊?”叶修拿过苏沐秋的杯子喝了口水。

“那天突然有了做手炮的思路,随便创个号试试看,说不定就用这个号组战队了。”苏沐秋答。

“你是觉得秋木苏这个号胜率太低了,怕出名以后被翻出来鞭尸吧?”叶修继续戳穿他。

“……叶修你是不是想打架?”苏沐秋站起身掳了掳袖子。

“你又打不过我。”叶修坐在那动都没动。

“站起来,像个男人一样和我决斗!”苏沐秋怒道。

叶修无奈地站了起来。

“把袖子掳起来!”

叶修无奈地把袖子掳了起来。

“跟我决斗吧!”苏沐秋一拳挥了过去。

叶修拦住苏沐秋的拳头,轻松地把苏沐秋撂倒在了床上,然后伸手戳他的腰。

“哈哈哈哈别戳了!”苏沐秋手脚并用的挣扎,“哈哈哈好痒啊哈哈哈哈停下啊!”

“你战斗力连一鹅都没有啊苏沐秋。”叶修随口吐槽道。

苏沐秋虽然笑得停不下来,但还是瞅准机会,把站着的叶修也扯到了床上,“谁战斗力连一鹅都没有了!”

“咔”的一声,床板断了,苏沐秋和叶修一起摔到了地上,苏沐秋垫底。

“你战斗力只有0.5鹅,我有1.5鹅。”叶修总结道:“两只鹅一起,刚好能把床板压塌。”

“你这头蠢鹅赶紧从我身上下去!”苏沐秋有气无力地骂道。


那天晚上他俩只能一起打了个地铺,两床被子盖一床垫一床。两人抢被子抢到棉絮飞了一地,直到凌晨三点多才消停了下来。

“有钱了以后,除了煎饼果子,一定还要买张结实点的床。”苏沐秋临睡前念叨了一句。

叶修侧头看了他一眼,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 


从嘉世网吧回来的那天,苏沐秋显得异常兴奋,一路上说个不停。

“月薪三千哎叶修!再也不用担心交不上沐橙的学费了!”

“工资发下来的时候要不要一起去吃顿好的?要不带沐橙去吃顿自助?”

“以后每天早上的煎饼果子都可以给你加肉松和鸡柳!高兴吗?”

“合约还没签呢这么高兴干嘛?”叶修适时给他泼冷水,“小心陶轩到时候找理由给你扣工资。”

“呸呸呸,要扣先扣你的,出事先拿队长工资开刀。”

“副队长同责好吗?我扣了你也得扣。”

“你说拿了冠军能有多少奖金?能在H市买套房子吗?”

“别做梦了,联盟看起来也没几个钱,哪来那么多奖金。”

“想象一下不行吗?到时候咱们三个在西湖边上买套湖景房,有事没事就去断桥边溜达一圈。”

“五万一平啊苏沐秋,我们两个工资加一起几十年都买不起一套房好吗?”

“我们会涨工资的啊!你乐观一点好不好!”

“就陶轩那个抠门样儿,我不看好。”

“我要去跟陶轩告密!队长一天到晚在背后说老板坏话!”

“我也就和你说说好吧……”

未来看起来那么美。

 


叶修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煎饼果子了。

有一天他跟苏沐橙出门办事,路过老嘉世网吧附近,发现了一个煎饼果子摊。

当然,老板已经不是原来那位了。

“想吃吗?”叶修问苏沐橙。

“嗯。”苏沐橙点了点头。

“老板,来个煎饼果子,两个蛋两个火腿,加肉松和鸡柳。”叶修对老板说。

“你不吃吗?”苏沐橙问。

“不吃,”叶修点了根烟,答道:“吃腻了。”

 


最美的不是下雨天,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。


End.

 

 

评论 ( 44 )
热度 ( 375 )

© 冷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